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一章 悲愤诗

作品:三国之名将基因库|作者:汉胄|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4-16 16:14:57|下载:三国之名将基因库TXT下载
  “这......”面对蔡昭姬的疑问,裴青想说是的,正是他的到来改变了昭姬的命运,如果不是自己的话,她梦中的事情就会变为现实,可是却没法说出口,因为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事。

  所以裴青只好含糊其辞,应付过去,随后将自己来的目的向蔡昭姬说了一遍。

  然而却见蔡昭姬淡淡说道:“如果将军你来这里的目的只是这件事的话,请恕我无法帮你,我的琴技虽然算不上秘密,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学的,要想从我这里学得琴技那也不是不可以,除非是将军你亲自来学,我倒是可以将我的琴技倾囊相授,可是如果换另一个人,嘿嘿......”

  “真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不好办,到处碰壁。”裴青的心中很是沮丧,他本来以为这只是小事一桩,却没想到无论是刘凝还是昭姬全都没有那么痛快的答应他。

  裴青虽然已经成婚,却根本不懂女人的感情,这个貂蝉本就倾国倾城,现在还厮缠着裴青要学习乐舞,很明显是存心不良,刘凝和昭姬都是聪明的女人,第六感很强,本能的就感觉到这个叫做貂蝉的女子是要魅惑裴青,所以她们怎么可能痛痛快快的答应传授貂蝉乐舞,让她变得更加漂亮呢?

  于是刘凝让貂蝉跟她麾下的歌姬学乐舞以羞辱貂蝉,蔡昭姬却采取只有裴青学才肯教的手段,不仅仅是要回绝貂蝉,更要乘机跟裴青发生点什么。

  裴青之前在貂蝉面前夸下了海口,现在如果就这样灰溜溜的离开的话,感觉自己实在没有面子,于是只好答应蔡昭姬,从今天开始每天抽出半个时辰,向蔡昭姬学琴,等到自己学会之后再现学现卖的教给貂蝉。

  不过今天裴青并没有学琴,而是对蔡昭姬说道:“你这一首曲子虽然听起来太过幽怨且有杀伐之气,可毕竟也是你心血之作,以后可要好好传承下去。对了,这首曲子可配有词?”

  “配词?这倒是个绝妙的主意,待我想想。”蔡昭姬闻言顿时来了诗兴,她回忆起梦中的种种,提起笔来一气呵成,写了一首诗:“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人生几何时,怀忧终年岁。”

  “好诗,好诗。”看着这首诗裴青不由得拍手叫好,大声赞叹道:“果然不愧为蔡先生之女,如此才学,即便是许多须眉男子也都汗颜。”

  “哪里哪里?比起将军你的新婚别,我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蔡昭姬听闻裴青夸赞,心中也很喜悦,不过她随后说道:“不过这终究是梦中所遇,没有那么感同身受,所以老是感觉写起来有些不太顺手,文字还欠雕琢,不知道将军能否帮我斧正斧正?”

  对于这一点裴青倒是没有推脱,因为他之前早已经将蔡昭姬的这首诗给熟练的背了下来,现在见这首诗与流传下来的那首诗在词句上有一些出入,便把蔡昭姬这首还没有润色的诗进行一番修改,完全改成了后世流传的那一首。

  “裴将军果然是当代文杰,竟然改得如此贴切恰当,比如这句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辞。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顾思,我原本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写的,现在你站在孩子自身的的角度去写,更加能够表现出孩子对于生离死别的不解和忧伤,让人闻之落泪,还有这句‘登高远眺望,魂神忽飞逝’真真是写出了一个母亲对于亲生孩儿的不舍与无奈,多出了这一句,更加能够表现出舍弃亲儿与回归家园的复杂矛盾,如此修改实在令人赞叹,琰竟然再也无法改动一字。”

  “哈哈,这只是锦上添花而已,要说好的话,还是昭姬你写的好,这样朴实的文章,道出了人间的悲剧,丝毫不亚于我那首新婚别。”裴青见对方如此夸赞,其实还有些老大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使用人家最终的定稿来改初稿,反而被人衷心佩服,这就相当于是当着人家的面拿了人家东西还被人家感谢一般,实在有些难为情。

  随后蔡昭姬又说道:“将军你的字也写的很不一般,字形方正圆润,和我大汉流行的隶书大不一样,可是看起来竟然如此富于美感,与我父的飞白体虽然大有不同,然而又各有千秋,实在令人赞叹,不知这是何人传授?”

  “这是我自己创造的一种字体,名叫楷体,又叫真书,正书,讲究的是形体方正,笔画平直,让昭姬你见笑了。”

  其实裴青原本的书法并不是太好,不过既然穿越过去了,毛笔字就是最常用的东西了,这当然要刻苦练习了,而在书法中,最常用的字就是楷书,所以裴青有了时间总是躲起来偷偷地练习楷书,现在经过了几个月之后竟然有所小成,虽然还不像那些大书法家那样写得炉火纯青,然而由于自行别致,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当然他不能说自己的书法是传承自后世,只能说是自己创的,反正自己都已经当着人家的面同人家的定稿去改初稿了,那攸何必在乎脸皮呢?直接把楷书的发明权窃为己有也就是了。

  这当然又引起了昭姬的一番赞叹,随后昭姬又请裴青为诗命名,裴青也不再客气,直接提笔写下了“悲愤诗”这三个字。

  “好名字。”饶是蔡昭姬文采非凡,却也想不出比这更加好的名字了,见状顿时心中欢喜,连连赞叹。

  随后蔡昭姬叹息道:“像将军你这样的才华,如果学不会弹琴,这实在有些可惜了,请将军你放心,琰一定拿出看家本领,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教会你熟练地抚琴,让你迅速成长为此道高手。”

  “多谢昭姬,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开始今天的学习吧。”裴青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奉承蔡昭姬,其实等的就是这一句话,他的时间有限,可不能一直这样耗着,必须尽快学会抚琴才能将这一套技艺传给貂蝉,然后让自己顺利脱身,老是埋头于琴音乐理之中,可不是他裴青的作风,所以在蔡昭姬夸奖自己之后,立刻迫不及待的提出来赶紧开始学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