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顾晗月行动

作品:惊雷|作者:只爱煞英雄|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3-21 19:26:56|下载:惊雷TXT下载
  这件事情余惊鹊想的韩宸要早。

  他不可能什么都不想,让组织告诉韩宸这些。

  算是余惊鹊不想,陈溪桥难道不会想吗?

  所以韩宸现在怀疑的这些事情,早在余惊鹊和陈溪桥的意料之。

  余惊鹊心里是有把握,韩宸不会乱来。

  韩宸算是会怀疑,会试探,也是自己来,他不会让军统面派人来调查。

  一方面余惊鹊和韩宸关系不错。

  余默笙和秦晋,这些都是韩宸不能忽视的存在。

  哪怕是不想这些,想的更加过分一点,那是余惊鹊如果因为军统的调查,而被日本人发现暴露了?

  那么韩宸能活着吗?

  余惊鹊可是知道韩宸的存在啊。

  当然了,这算是最后的猜想罢了,余惊鹊知道韩宸不会想到这一步。

  所以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而且这件事情,韩宸都不会和余惊鹊见面,因为试探也不是这么试探的。

  你突然要见面,难道不怪吗?

  如果余惊鹊真的有问题,不是一眼知道韩宸怀疑了。

  所以这个试探,只能是潜移默化的。

  现在厅长已经不让余惊鹊负责警察厅的任务了,韩宸想要和余惊鹊见面都难,所以这个试探余惊鹊不知道等到时候,才能体会到了。

  是因为这一点,余惊鹊根本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

  反而是余默笙回来了。

  之前听季攸宁说余默笙要回来冰城,现在可算是回来了。

  不过余惊鹊不能表现出来异样,该关心关心,该吃饭吃饭。

  其实看到余默笙平安回来,余惊鹊心里是很开心的,父子两个,加季攸宁,在家里吃了一顿团圆饭。

  三个人算是团圆饭了。

  季攸宁没有亲人,余惊鹊余默笙这一个亲人,余默笙同样如此。

  但是三个人的团圆饭,已经算是奢侈了。

  这样的乱世之,没有一个亲人,一个人算是团圆饭的也不是没有。

  所以余惊鹊没有什么不满,他很开心可以一起这样吃饭。

  晚躺在床,余惊鹊对一旁的季攸宁问道:“爹回来的任务是什么?”

  季攸宁知道余惊鹊是担心,搂着余惊鹊说道:“我不知道,但是应该不会是很危险的任务。”

  “你也要小心知道吗?”余惊鹊对季攸宁说道。

  “放心吧。”季攸宁笑着说道。

  听到季攸宁说余默笙没有什么太过危险的任务,余惊鹊算是暂时放心下来。

  他不可能一直放心,毕竟他们这一行,没有什么人可以一直放心。

  “我有一个任务消息,没有告诉军统。”余惊鹊对季攸宁说道。

  “什么消息?”季攸宁问道。

  “浅草秀一有问题……”余惊鹊将消息给季攸宁说了一遍。

  他可以不告诉军统,但是他认为告诉季攸宁没有关系,而且季攸宁也不会说出去。

  因为余惊鹊之前已经说了,他没有告诉军统。

  他如果希望季攸宁将什么消息告诉军统,他会告诉季攸宁的。

  季攸宁没有责怪余惊鹊,她知道这些代表什么。

  “浅草秀一居然和平房区有关系?”季攸宁是较吃惊的。

  “这个消息其实是军统告诉我的,只是确定冰城二有线索,是我确定的。”余惊鹊说道。

  这个消息是韩宸告诉余惊鹊的。

  只是确定冰城二可能有线索,是余惊鹊确定的。

  这个消息军统没有告诉季攸宁。

  按理说这个消息,军统应该告诉季攸宁,虽然军统还没有开始行动,但是季攸宁是冰城二的人,应该知道才对。

  但是从季攸宁现在的反应看来,她是不知道的。

  只能说军统还是较小心的,在不确定之前不想透露,而且也不想季攸宁陷入危险之。

  但是季攸宁却说道:“顾晗月……”

  季攸宁猜的出来,地下党会让什么人来行动。

  其实季攸宁的猜测,和余惊鹊的猜测是一样的。

  甚至是说都不需要猜测。

  毕竟顾晗月是冰城二的老师,确实是没有什么人她更加适合行动了。

  而且顾晗月在冰城二的档案室里面偷取过情报,当时是余惊鹊配合的,算是有经验。

  听到季攸宁说顾晗月,余惊鹊点头说道:“是啊,大概率是她。”

  “你不知道吗?”季攸宁问道。

  “我只是给组织汇报了消息,具体的行动我不知道,但是我猜应该是她。”余惊鹊解释说道。

  “你在担心她?”季攸宁说道。

  她知道余惊鹊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说这件事情。

  担心?

  余惊鹊当然担心,孔晨已经因为这件事情死了,顾晗月现在负责这个任务,难道不会有危险吗?

  同样会有危险,而且是非常的危险。

  这样的情况下,余惊鹊不担心是假的。

  所以他今天告诉季攸宁这些,是希望季攸宁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帮一帮顾晗月。

  “我有一点担心。”余惊鹊承认说道。

  季攸宁也明白余惊鹊的意思,她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帮助她的。”

  “先保护好你自己。”余惊鹊拉着季攸宁的手说道。

  他希望季攸宁在顾晗月危险的时候,帮助顾晗月,但是余惊鹊同样不希望季攸宁因为顾晗月遇到危险。

  这是一种非常矛盾,非常矛盾的心情。

  余惊鹊没有办法解释的太清楚。

  可是季攸宁都明白,她用手捂着余惊鹊的嘴说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谢谢。”余惊鹊轻声说道。

  声音透过季攸宁的指缝传出,好像是不希望余惊鹊说谢谢一样,季攸宁的手指更加用力,让余惊鹊不能说话。

  “和我还说什么谢谢,别太担心,我会留意一点的。”季攸宁说道。

  余惊鹊抱着季攸宁,两人进入梦乡。

  其实余惊鹊的心里,还是充满了担心,他知道为什么组织在他汇报去消息之后,没有让木栋梁通知他,是什么人负责行动。

  因为陈溪桥知道,是顾晗月负责行动。

  陈溪桥担心余惊鹊会一直操心顾晗月的安全问题,所以没有让木栋梁来通知。

  可是陈溪桥的行为,有点自己骗自己,余惊鹊难道还猜不出来吗?

  他不信,组织里面还有人能顾晗月更加适合行动。

  根本没有,所以非顾晗月莫属。

  不过余惊鹊也知道陈溪桥是为了自己好,便没有去找陈溪桥问什么,只是忍不住和季攸宁说了一声,反正顾晗月的身份,在季攸宁第一次救顾晗月的时候知道了,现在说也没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