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五章 我欠她的

作品:七界之都|作者:京城浪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4-15 08:44:15|下载:七界之都TXT下载
  乌鸦并没有躲进阴影里。

  和玫瑰一样,在战斗开始的时候,他就出现在走廊的边缘,一直在外围游走,寻找着变异比蒙的破绽伺机而动。

  刚才的烟雾弹就是他找到的最好机会,遮蔽变异比蒙的视觉让它无法闪避,同时隐藏玫瑰蓄能和开枪的动作,为玫瑰创造了攻击的最佳环境,但他自己却始终没有发动过实质性的攻击。

  这也是无奈之举,他的鸦群轰炸威力的确不小,但到底是多重爆炸,攻击点相对分散,应对实力相近的敌人毫无压力,但以变异比蒙的防御……还是不献丑比较好。

  然而三人谁也没有想到,变异比蒙没有追击距离最近的雌豹,也没有选择威胁性最强的玫瑰,反而选择了最烦人的乌鸦,因此当庞大的身躯突然破开烟雾出现在乌鸦面前的时候,连乌鸦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分裂式魂像不是不死的,只是比较难死而已,最简单的致死方式不是扑灭所有的分裂体,那样太麻烦了,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在肉体转换成魂像之前对本体造成致命伤害,这样即便对方随后展开魂像,再凝聚回本体之后也会重回致命伤状态,无法回避死亡的命运。

  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至少看上去正是如此。

  看上去变异比蒙的速度已经超出了乌鸦的反应速度,乌鸦目光还没转移到敌人的身上,连瞳孔都来不及收缩,利爪就已经到了他的头顶,还没实际接触,带起的烈风就已经在他额头撕开了一条淡淡的血痕。

  这才是食物链顶端的王者应有的威势,睥睨废土,罕有敌手,在乌鸦眼球上的倒影中,只能看到两只爪子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x你x的傻鸟。”

  一条结实有力的腿突然从乌鸦身旁出现,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肩上,要把他从利爪下远远踹开。

  然而没有踹到。

  更确切地说,踹到了,但雌豹的力量还没发出受力点就消失了,让她觉得像踹到了一团空气一样,受力点已经变成了一群源能乌鸦飞向了四周。

  与此同时,变异比蒙的爪子也到了。

  乌鸦的身体虽然消散,但雌豹的腿还在,而且正好暴露在了比蒙的爪子之下。

  “轰”,本已做处向四周散开姿态的源能乌鸦同时转向,接连撞上了变异比蒙的胳膊,竭尽全力想要延缓爪子挥下来的速度,努力确实奏效了,爪子的挥击确实减缓了一点,但有限的效果根本不足以让雌豹把右腿从爪子下面收回。

  于是,皮肤被风压切开,肌肉被利爪撕裂,变异比蒙的爪子势如破竹的切开了雌豹的半条大腿,一路推进直至腿骨,再结实的肌肉,再精妙的卸力方式,都无法阻止利爪的推进。

  子弹可以,玫瑰开枪了。

  虽然还是晚了一步,但在腿骨被切开前,子弹先一步命中了爪子,火花飞溅中,三人的共同努力产生了效果,爪子的方向终于改变,斜着滑了出去,没有砍断雌豹的大腿,只是从结实的大腿上挖下了一大块肉,切口边缘整齐光滑,皮肤,脂肪,肌肉,血管,以及……白森森的,正在被周围喷出的鲜血覆盖的大腿骨。

  “吼”。

  血像喷泉一样从伤口向外狂喷,但还没喷出多少,雌豹就发出一声狂吼,魂像展开化做源能组成的熔岩豹,右侧后腿明显缺了一大块,但至少没有继续朝外喷血了。

  “我他x就是个傻x,这次是老娘的锅,傻鸟对不住了。”展开魂像的雌豹虽然脚步有些蹒跚,但速度依然快如闪电,轻巧的避开了变异比蒙的另一只爪子,完全没有退后休整的伤者自觉,反而也弹出爪子,朝着变异比蒙迎了上去,“x你x的,干死你,老娘还能打。”

  “打你xx。”粗鄙之语第一次脱口而出,乌鸦贴着雌豹从她身前的阴影中现身,抬脚把没防备的她踹出去十多米,一路翻滚着滚回玫瑰身边,随即一抖披风,再次遁入阴影,从玫瑰的另一侧冒了出来。

  “嗷~~”交手的速度实在太快,前后不过几十秒的时间,直到这时,变异比蒙才发出一声震天的嘶吼,爪子贴着地面,慢慢向三人走来,金属地面随着身形的起伏抖动着,沉重的脚步一声一声,回荡在黑暗的地下掩体中。随着它方面速度,可以看到它的额头上嵌着玫瑰的子弹,子弹只有三分之一没入了它的体内,就已经被肌肉卡住了,几乎没能造成伤害。

  “抱歉,我是猪,我拖战力了。”被玫瑰揪着耳朵,雌豹的魂像也放弃了继续进攻,像猫一样舔了舔不存在的伤口,“放心,就算这样我也能发挥大半实力。”

  “她的伤怎么说。”眼睛盯着慢慢压过来的变异比蒙,乌鸦的脸上带着最灿烂的笑容,但声音里却藏着前所未有的冰冷,“我知道你有不为人知的底牌,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按正常来看,这条腿肯定是废了,命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她也有,所以肯定死不了,但是腿……”玫瑰摸了摸雌豹的头顶,脸色也相当阴沉,“现在马上撤退,如果能在二十小时内返回血巷找医生,那一个月后她就能恢复,或者去七百公里外最近的联邦地下掩体也行,两个方案的时间都比较紧,但应该来得及。”

  “呼,很好,很好。”乌鸦的目光从变异比蒙身上移向玫瑰,玫瑰能从他的眼里看到强烈的杀机,“你的底牌随便你,但这次由我来,我欠她的。”

  “好,咱们的较量暂停。”

  “喂,我还没……”

  “你闭嘴。”

  强行镇压了刚准备抗议的雌豹,乌鸦深吸一口气,眯着眼睛抬起了手,黑暗中,小人偶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蹦蹦跳跳的爬到了乌鸦的手心上。

  一人一偶,两双眼睛对视到了一起,相互点了点头。

  随即乌鸦握住小人偶的身体,把她慢慢按在自己的胸前。

  部分源能化的前胸就像是个黑洞,小人偶一点一点融入了乌鸦的躯体中,在她最后消失的脸上,露出和乌鸦一模一样的诡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