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凰御天下:嫡女策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死不休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死不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七日后的半夜,最黑暗的时刻,一直昏迷不醒的紫玉突然睁开了眼睛:“姐姐,你再给我唱一遍摇篮曲吧,像妈妈一直唱的那样。”

妍玉本来正趴在床边闭目养神,听到紫玉的祈求,当即开始唱起来:“安睡吧小宝贝,月亮会伴随你入睡……”她温柔的握住紫玉冰冷的手,希望能用自己的手心给她带来一丝温度。

紫玉安静的听着,半晌又道:“我还想吃姐姐亲手炖的银耳羹。”她这几日滴水未进瘦的厉害,两边脸颊深深的凹陷,那双水晶葡萄一样的漂亮眼睛也失去了神采,但是今天精神倒是出奇的好,竟然主动想要吃东西了。

“那你等着,姐姐去给你煮。”

妍玉飞快的跑去厨房,用小砂锅炖上了银耳莲子,她往锅里添水,却有一滴眼泪落进了锅里。

手忙脚乱的换上另一只砂锅,妍玉小心翼翼,生怕再落进什么不好的东西。

等她再一次跑回来的时候,紫玉已经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妍玉小心的坐到她旁边,生怕吵醒妹妹:“紫玉,你等等,快好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紫玉柔软黑亮的头发。

“姐姐再给你唱歌好不好?”

……

“安睡吧小宝贝,月亮会伴随你入睡,来时的路不会孤单,离开时也不会疲惫……”

她一直唱,一直唱,唱到自己的喉咙都哑了,一直到春娇春寒哭着将她拉走,她都没有停止歌唱。约好的,要为紫玉唱歌,她会一直一直唱下去。

春娇不忍心看着妍玉嘴角干出血来,崩溃之下大吼出来:“小姐,你别唱了,紫玉小姐她、她已经听不到了!”

“……”妍玉挣开春娇,不管不顾的抱住紫玉,紫玉就这么安静闭着眼睛,嘴角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你胡说,她只是睡着了而已!等银耳羹炖好了,她会起来喝的。”

说着妍玉将紫玉露出来的手腕往被子里面塞,但是她分明没有摸到紫玉的脉搏。

“紫玉?你醒醒啊?”

没有人回答她,紫玉一动不动。妍玉大喊:“快叫郎中,快啊!”

没有人动,所有人都掩面哭起来。妍玉轻轻捏了捏紫玉的手腕:“紫玉你醒醒,银耳羹已经煮好了。”

但是紫玉,没有给她回应。

天旋地转,这下,她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

妍玉慢慢将紫玉放回床上,为她细致的梳妆打扮,涂上漂亮的胭脂。紫玉像是一个美丽的瓷娃娃般任由她摆弄,等梳妆好,妍玉对着紫玉的脸唱了最后一曲。

“安睡吧小宝贝,月亮会伴随你入睡……”

春娇春寒哭的两只眼睛都肿了,自己都悲痛万分,如何去安慰妍玉呢?

等到一曲终了,妍玉恋恋不舍的看了紫玉最后一眼,转身出门。

“小姐?”春娇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喊她一句。

妍玉没有停下来,而是远远的说了一句话。她说:“告诉皇上,天枢阁是他的了。”

不等人反应过来,妍玉突然间爬上了摘星阁最上面那一层。摘星阁本就修的高耸,妍玉会些内功,顺着楼梯轻松爬上了最高处的屋檐。此刻已是黎明,她看着东方的血红色,道:“紫玉,姐姐说过永远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永远不会。”

随着晨鸡的一声报晓,一个素白的身影一跃而下,像一只翩跹起舞的蝴蝶。春娇春寒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就在耳边,妍玉已经不想管了。

耳边的风声都像是蒙了一层厚厚的砂纸,她想,原来飞翔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快活。妍玉的身体落在地上,她清晰的听到骨骼断裂的脆响,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朦胧中她看到紫玉向自己跑来:“姐姐,你也要跟我一起走吗?”

她高兴的站起来,拉着妹妹的手:“好啊,我们一起。”只要能和妹妹一起,怎样都无所谓了。

她看到好多的人,母亲,外祖父,甚至还看到了自己一只害怕的祖母,不过这一次,她再也不用害怕了。

飘然离开皇宫,妍玉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她短暂的一生总是在这种事情之间游离,伪装自己,而这一次,她自由了。

穆麟渊的呼喊似乎就在耳边,但是她已经累了,如是来生有缘,或许会再见吧。

皇帝不顾满地横流的鲜血,将妍玉揽在怀里。

“我已经找到了害紫玉的人,你若是就这样离去,我不会帮她报仇的你听到没有?!”

没有人回答他,他渴望的那个人,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妍玉!”

穆麟渊怎么都想不通,妍玉虽然尖锐,但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为什么会选择自尽?他们明明说好要一起面对,为何现在又只剩下了自己?

没有人知道,其实妍玉骨子里都是尖刺,她想要做什么,就是不死不休。如今她已经失去能能支撑自己的一切,即便日后荣华富贵登顶后位,她也会永远被失去妹妹失去孩子的痛苦纠缠。

七日之前她就已经想好,要随妹妹而去。天枢阁多年来运作的一直很好,有没有自己都无所谓。穆麟渊心思细腻,步步为营,有没有她都能成就一番霸业,所以这个时候离开,反而是最好的抉择。

皇帝不知所措的抱住妍玉,没人见他这样慌乱过,而她怀里的人,也永远不知道自己在皇帝心中的分量。

……

这一年的衡阳不太平,皇帝的后宫天翻地覆,皇后自尽,德妃也没能挺过去,两位良娣染上疫症,跋扈贵妃被降为美人。一时间,后宫里人人自危。皇帝从前每个月还进几次后宫,出了这些事之后,前往后宫的日子就更少了。

皇长子经过神医的诊治勉强保住了性命,由皇太后亲自教养。

而一直对皇位虎视眈眈的摄政王也在皇帝三十万大军的压迫下缴械投降,只是没有人知道有一个名叫韩雅文的文人,在北疆如何巧舌如簧,从蛮夷那里骗到了穆康庸勾结外敌的证据。

一切的一切都掩藏在了厚重的历史背后,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是从此以后,衡阳再也没有一个名叫上官妍玉的女子了。

每个人从出生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自己的宿命。上官家的两个女儿,一母同胞,自然该是同生同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没有了
My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