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逃生游戏NPC > 第7章 继承者7

第7章 继承者7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出了书房,池城几个很快返回二楼房间。本是为继承遗产而来,突如其来的恐怖死亡令所有人心头蒙上阴影,兼之夜色已深,处于郊区别墅,所有人本能的远离出事之地。

再者,诸人相互之间关系不睦,并不信任,彼此都很防备。

三楼走廊里,只剩池疏和崇凌四人。

池疏看着管家从电梯下去,想了想,跟了上去。

崇凌反应过来,电梯门已经关闭。

李浩洋有些惊疑:“他干什么去”

其实李浩洋真正吃惊的是池疏的坦然镇定,好似一点不怕。

崇凌笑道:“他是个侦探,恐怕类似的凶案现场见过很多。”

“侦探我还以为他是个演员或者歌手之类。”江薇很吃惊,她工作多年,也见识过很多场合和人物,跟人见面习惯性在心内平价对方的衣着外貌、气质举动,寻找合适的方式与对方交谈相处。

在见到池疏的时候,第一印象是对方长相气质出众,后来听到对方嗓音很有特色,除了好听,似乎还带着某种形容不出的韵律,跟他说话似乎永远不会烦躁。

昳丽的外貌的确吸引人,但太过出色的外貌通常会惹来嫉妒或排斥,池疏却不同,竟令人觉得亲和。

若仔细回忆就能发现,别墅那么多人,对待池疏态度都尚可。当然,他的身份也是个加成,不是什么私生子,而是死者亲侄儿。

“他出现在这里,有点违和。”一贯寡言少语的方毅,平价了一句。

崇凌没有就池疏多讨论什么,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都回房吧。”

江薇神色略急:“等等我们该注意什么今晚一定要待在房间吗它杀了池培理,会不会再杀别人”

崇凌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不过话还是要说明白:“我的确比你们要多经历两场游戏,但游戏中没有队长,大家都是队友,相互帮助扶持,不要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

江薇有些尴尬,她本身性格是有些强势的,但游戏毕竟不同,又遇上有经验且脾气好的老玩家,难免产生一些依赖心理。

“抱歉,我只是太紧张了。我们三个都是新人,经验不足,眼下两眼一抹黑,都不知该注意什么。”江薇很懂得利用自身优势。她是唯一的女性,坦诚道个歉,示个弱,能挽回不少印象分。

崇凌没有计较的意思,刚才只是纯粹提醒他们。

“夜晚是最危险的,从目前搜集到的信息,我有两个建议:一,今晚最好待在自己的房间,尽量不要出来,一直到天亮;二,不要拿别墅内的东西,别墅内的一切都属于池培伦,可能会触怒他。”

想了想,又补充道:“若是遇到突发状况,不得不离开房间,最好不要单独一个人待着。”

听了经验之言,三人略微安慰,返回了二楼。

崇凌回到房间,把房门开着,以便更好的听到外面的动静。

半个小时后,池疏回到三楼。

见崇凌的房门开着,他直接走了过去:“还没睡”

池疏心里明白,崇凌是在等他。

崇凌做个邀请的手势,开门见山:“你下去做什么”

池疏靠在门边,手里端着一杯热水,也是从楼下带上来的,他喝了两口,轻轻吐口气,似乎也将疲惫吐掉了一样:“三叔有很多毛病,又在这种时候偷二叔留下的东西,张伯的确很生气,但也不是不伤心。如二叔始终不能撒手,不能对三叔狠心不管一样,张伯在池家二三十年,也是看着三叔长大,哪能没感情

我送张伯回房,劝劝他,顺便确认了一件事。

张伯的确是遗嘱的另一个执行人。”

崇凌点点头,这一点他也猜到了:“所以他一直在配合陈律师,也负责近距离监督继承者。我想,除此外,应该还有别的目的。”

当陈律师要求继承者居住到19日时,崇凌就明白,以游戏的不可抗性,绝对不会让玩家提前逃离别墅,那么一定会令别墅成为“孤岛”。想要离开的人,可能遭遇各种事情,最后迫使他们难以逃离。

今天池培理的死,大家只是震惊畏惧,都认为是某个人做的。若是明天、后天再发生命案,大家情绪崩溃,就顾不得什么遗嘱规矩了,一定会设法离开这座危险的别墅。

那时,情况会更危险,更不可控。

所以,崇凌觉得必须在乱起来之前,摸清杀戮条件。

池疏不知他的想法,但大致也猜得到,不过,他却想着另一件事:“我觉得,张伯可能想找出凶手。”

“嗯”崇凌一时没明白。

“你不是问过我二叔的死么”池疏笑了笑,一张脸无端端似有光晕闪动,强烈冲击着崇凌的视觉:“我联想到这次古怪的遗嘱规则,或许,二叔的死真有什么内情。试想,若遗嘱聚集而来的不是十个继承者,而是十个嫌疑人呢哦,也不对,我和你们四个属于多出来的,血缘上有关系,但从未跟二叔相处过,能有多少亲情亦或许,我们只是烟雾,呵,也可能是催化剂。”

比如,催化彼此之间的矛盾。

崇凌将目光从池疏的脸上移开,扶了扶眼镜儿,驱逐印在脑海中的惊艳面容。

他坐在床沿,习惯性的交叠双手,右手食指抬起,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打着左手手背,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目光微微下垂、虚放,眉间皱起:“这是很重要的信息。”

池疏不置可否的看着他。

他将所得信息告知,可不是单冲对方“玩家”的身份,而是崇凌本身所展现出来的能力:敏锐的观察力、缜密的分析、强悍的心理素质,书房内勘察池培理死亡现场的一幕,使得他认可崇凌。

崇凌这个人,本身就素质出众,再加上游戏的熏陶锤炼,应对能力不容小觑。

他尤其欣赏崇凌的冷静,不管有什么突发状况,他永远在第一时间搜集线索、快速分析,而不是让其他情绪占据自己。或许,这是他身为玩家存活的关键,相较而言,江薇李浩洋三人,还没有这样的觉悟。

崇凌抬起头,问他:“关于池培伦的死亡,你问过张伯么”

“张伯不愿提。不过,我可以问小玲。今天太晚,不方便,等明天早饭后找机会单独跟她聊。”池疏说着抬脚要走。

崇凌喊住他:“晚上尽量不要出房间,毕竟这座别墅很危险,谁也不知会发生什么。”

池疏点点头:“晚安。”

回到房间,已是11点。

池疏浑身疲惫,洗个热水澡,躺到床上,脑中将所有事情都过了一遍。

目前进展不错,如池城等人,只知道别墅内有人杀人,但对玩家们来说,是两条线。一个是杀死池培伦的凶手,一个则是鬼杀人。正如鬼杀人有触发条件一样,早前的凶手必然是要隐藏身份的,若有某件事触发了他,他极有可能再行凶。

所以,在别墅不仅要防鬼,还得防人。

不过,寻找犯罪者,正常刑事案件,是他的专长啊。

这一天十分繁忙,池疏身体每况愈下,着实累的很了。倒也有个意外收获,以往的失眠多梦消失了,他很快入睡,且睡得很安稳。

夜色深浓,整座别墅好似也沉睡了。

房间里的池疏突然醒了。

有人敲门

本能觉得不对。

敲门声很平缓,很有节奏,也很持之以恒。池疏没有立刻去开门,也没有出声,同样的,外面的人也没出声,只是不断的敲、敲、敲,寂静的夜色的,格外诡异,令人不安。

池疏按亮手机看了时间,2:03

想到所谓的游戏,池疏牢牢坐在床上,对敲门声置若罔闻,好似在跟对方比谁更有耐心。

终于,敲门声停止了。

这时已是2:05,对方敲了两分多钟,一声未出。

池疏听到脚步声,不疾不徐,走动了几下,停在崇凌房门前。

熟悉的敲门声再度响起。

池疏不敢贸然出声,想来,崇凌应该不需要提醒吧

这次他仔细计算着时间,敲门声持续了3分钟,然后那人放弃了,一步一步走入电梯。电梯启动,似乎去了二楼。

池家这栋别墅面积不小,其实常住人口很少,基本上除了池培伦,其他人都是有事才来,最多住一两日。也正因此,别墅内才设置那般多客房,且每个客房都配备卫生间,比较少见。

池疏住的这间,紧挨着电梯。即便夜晚电梯通常不会使用,但还是做了周全考虑,连着电梯的这边是卫生间。

崇凌房间的卫生间则是在最边上,所以理论上两人床头相对,只隔着一面墙。

两人没有交换手机号,这会儿不能用手机联系。

池疏想了想,将喝水的玻璃杯倒拿在手里,在床头的墙上以摩尔斯电码敲击。

在吗

敲了第二遍之后,那边有了回应。

不要出门

原本只是尝试,没想到对方真的懂。

第一遍大概对方没反应过来,毕竟他使用的不是国际通用摩尔斯,而是国内邮局标准版本,简而言之,是中文版。

相较于英文由二十六个字母组成,中文就庞大的多。邮局密码本一万多个汉字,常用字数五千,一个汉字有四个数字组成,全靠死记硬背。

池疏英文懂一点日常对话,之所以学会摩尔斯电码,是读大学时参加的侦探社团。不知是哪一届留下的规矩,将摩尔斯电码也作为考核之一,不过标准定的比较低,有特定的句子,背下来就行。

当然,社团选择使用中文密码表,是因为很多人英语渣,对自身记忆力又过分乐观。大概觉得,好歹是母语,日积月累总能记住,好不容易到了大学,不想再跟英文死磕。

池疏记忆力一向不错,社团密码考核,评了“特优”。

自从毕业,这还是第一回使用,竟这般顺利。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没有了
My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