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我有六个病娇师兄[沙雕] > 人才汇聚

人才汇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与任务对象江绯玉的会面正在进行中,请宿主及时推动任务进度,避免体验魂飞魄散的疼痛。

白芝兮注意到江绯玉在看她。

俊美青年琥珀色的眸子带着点幽深,幽幽的,甚至有一些暗色。

白芝兮内心对系统说:“嘶,统宝,你快看,他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系统跟着看过去,发现江绯玉这眼神很不对劲啊,系统也被吓得忐忑起来:“宿主,这大魔头难道是对你怀恨在心要不然他的眼神怎么如此古怪,他这什么意思啊。”

听到系统把问题又扔回给她,白芝兮:“”

魔头对她怀恨在心,她恨降智buff。

系统变得慌张,说:“天啊,跟一个对你怀恨在心的魔头待在一个空间里,太可怕了,我们赶紧做点什么,推动任务进度,然后离开这里吧。”

系统赶紧给白芝兮找了一本如何成为乖巧背景板指南

白芝兮开始跟系统狂补研究。

江绯玉慢吞吞收回放在白芝兮身上的视线。

青年垂下浓密的眼睫,眼睫毛翁动,幽暗的情绪渐渐遮掩,他心里想,小师妹变得有些可爱,不小心盯着小师妹看太久了,下次控制点。

系统慌里慌张对白芝兮说:

宿主,作为魔域尊主,魔祖传承者,江绯玉可以说是一个暴躁大佬,能干架就干架,绝不多逼逼,很是直爽,他性格上敢爱敢恨,爱之深恨之切,他之前是你的竹马,现在觉得你是小傻逼,之后成为魔域尊主,保不准想起旧事就会直接掐死你,你得赶紧向他赎罪。

白芝兮深入研究了系统提供的如何成为乖巧背景板指南后,她清了清嗓子,开始进行任务。

“大师兄。”白芝兮一边打坐,一边抬起桃花眸看向江绯玉,乖巧喊他。

江绯玉正悄悄偷看白芝兮打坐呢,少女坐在镜花水月间,盘腿而坐,身材娇小,乌黑的发戴着简单的簪子,耳垂白皙,闭着眼睛打坐,江绯玉不由得偷偷看。

白芝兮突然出声,江绯玉的心跳陡然加快。

他以为白芝兮在打坐,肯定不会理他,没想到竟突然喊他,江绯玉的手指微微僵硬。

“什么事”江绯玉抱臂,高冷道。

宿主,快,照着念。系统在白芝兮脑海里紧张道。

白芝兮乖巧地对江绯玉出声:“大师兄,我以后不再害你。”

宿主,乖巧指南还写,你要对他眨眼。

白芝兮看着江绯玉,眨动美丽的长睫,“大师兄,我错了。”

江绯玉喉结动了动。

小师妹的眼睛真好看,眼睫毛也好长,她眨起眼睛怎么这么好看。

江绯玉心底登时躁热。

“大师兄”眼见白芝兮继续乖巧说话。

“老子才不管你怎么想,别说了”江绯玉猛的打断她的话,像炸毛一样道。

白芝兮:“”

系统:“”

系统惆怅:“这也不行啊,怎么办。”

白芝兮:“没事,我们继续,你还有没有别的指南”

白芝兮的话突然被系统的机械式提示音打断。

叮叮赎罪值增加了100点,抵消了50点作死值来自江绯玉

白芝兮:“”

“咦这是行了吗,我刚才治愈了江绯玉的小心灵”

系统:“应该吧”

宿主,任务进度推动了,这次会面就不会有面临体验魂飞魄散痛苦的风险啦。系统高兴说。

白芝兮与系统刚松一口气,江绯玉的身形忽然出现在白芝兮身后。

江绯玉拽住白芝兮脖子后的衣领,猛的捞起,白芝兮踉跄,脑袋撞在江绯玉的肩膀上。

突然被像拎小猫一样拎起的白芝兮:“”

“大师兄,你在做什么”白芝兮问。

江绯玉反问:“你又在做什么”

白芝兮:“”明明是我先问的。

魔头,惹不起。

白芝兮乖巧答:“我在冥想,让空清灵境了解我的内心,以此证明我改过自新的诚心。”

“别证了。”江绯玉拧眉打断。

白芝兮赶紧在内心跟系统交流:“统宝,他这是什么反应”

系统:“他是不是不信你在认真通过幻境啊。”

白芝兮与系统认真琢磨江绯玉的回答,深感这大魔头可能不相信白芝兮是在认真用空清灵境证明自己。

江绯玉把白芝兮拽起后,他心底那种压不住的小躁意才稍稍疏解了些。

刚才

小师妹乖巧地坐在地上,看上去小小的一团,很乖,让人很想把她抱起来。

只是

当江绯玉把白芝兮拽起来后,江绯玉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

太近了

江绯玉意识到白芝兮几乎就在他的怀里。

当少女抬头,看向他时,江绯玉能看清她那双桃花眸里的柔软光芒,看到她对他轻轻张开软软的绯色唇瓣。

江绯玉的眸色转深。

注意到江绯玉的眼神,白芝兮:淦

“统宝,他这个眼神,不会又是生气了吧快,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赶紧赎罪。”白芝兮急急问系统。

系统也很急,语速甚至都变快了,让我找找我找到了宿主,我又找到一本指南书,好像是升级版指南书叫什么真情语录,很有用的样子时间紧迫,我念你重复

白芝兮一边复述脑内的机械音一边对江绯玉说话。

系统念的超快,她复述的也超快,根本来不及细细注意到底说了什么话。

“大师兄,你不信我,我就用通过空清灵境这件事证明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

少女乖巧柔软的身体就在江绯玉怀里,她好听的嗓音穿进他的耳朵里,江绯玉努力控制了下,才没有让自己的呼吸声听起来很乱。

宿主,继续,快跟着我念

白芝兮继续对江绯玉说:“大师兄,我之前错了,你等我用空清灵境证明自己,好不好。”

江绯玉抿唇,他心里慌乱地想,小师妹怎么看起来更是软软糯糯了啊。

江绯玉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但他美丽的琥珀色眸子愈发幽深。

“统宝,好像不行啊”被青年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带着一阵压迫感,白芝兮内心尖叫,“他看起来更生气了。”

这个不行我们换下一句快快快系统慌张。

白芝兮赶紧跟着念:“我现在的一颗心十分真诚,大师兄,我想用空清灵境证明我对你的真心,希望你不要拒绝我。”

江绯玉:“”

小师妹在说什么

江绯玉耳根一下子通红。

他差点想抱紧怀里的小师妹,但是他还是有些理智的,注意到白芝兮的神情看上去很坦然,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妥。

她还没有意识到那么多。

江绯玉喉结滚了滚,狠狠拧眉,很冷酷地打断白芝兮的话说:“小师妹,我先进入空清灵境,现在的空清灵境为我展开,何来让你用空清灵境证心一说。”

白芝兮:“”

白芝兮内心不由得道:“我这岂不是证明了个寂寞”

系统愧疚:“不好意思,我忘了注意这个事,不过你见了任务对象,我们完成了首要目标,很棒啦。”

系统:“宿主,我们加把劲,继续做任务。”

“”

白芝兮与系统对话时,她像是有点愣神。

小师妹乖巧安静地待在江绯玉的怀里,是之前不会有的近距离接触,这让江绯玉体内的魔气都变得紊乱起来了。

迅速结束空清灵境的话题后,白芝兮与系统正继续琢磨如何进行赎罪任务,江绯玉突然把白芝兮从地上拽起,直接拎起她,向空清灵境的上空飞,一套动作迅速,白芝兮不禁眼前一花。

等视线清晰时,江绯玉已经带着白芝兮冲到了空清灵境的半空。

空清灵境的天空是一望无际的霁色,天明晴朗,御风而行,与白芝兮的御剑飞行不同,江绯玉一袭玄青劲装,如浓烈嚣张的黑雾,直冲天际。

速度飞快,堪比飙车。

白芝兮脸色微变,她从没飞这么快过,就像一个炸弹。

此外,二人周围的灵力非常丰沛,白芝兮甚至有种钻入粘稠灵力潮海的感觉。

离空清灵境的核心越近,霁色天空逐渐被佛头青色的光覆盖,蓝中透紫,越向里,紫光愈重。灵力愈浓。

白芝兮忽然心里一动。

系统:“你在做什么”

白芝兮:“修炼。”

系统:“”

白芝兮毫不客气地运转元魂脉,吸收四周灵力。

她想抓紧时间勤奋修炼一下弥补过去降智buff时没有认真修炼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白芝兮吸收的灵力差不多,正在慢慢地让自己的元魂脉消化这些灵力,注意力忽然被江绯玉炙热的呼吸声打断。

白芝兮发现江绯玉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青年脸色发红,喘息着,漆黑的魔气散发着邪性,缭绕在江绯玉裸露在外的肌肤,他苍白的面庞像是覆盖上了黑色的蜘蛛丝,惊心动魄,琥珀色的双瞳流露出魔的幽森。

因为江绯玉是个有着好脸蛋的魔头,所以他这样看上去有点诡异气息的黑化美。

白芝兮无心欣赏:“卧槽统宝,他怎么魔化了”

应该是因为,空清灵境阵眼处的试炼力量最为强大,他越靠近空清灵境的核心,受到的影响越大,魔气被激出来了。系统急急说,宿主,按照现在你跟江绯玉的关系,你要是知道江绯玉入魔估计会被江绯玉杀人灭口吧,怎么办啊。

白芝兮还没想出办法,江绯玉猛的用手扳住白芝兮的脸,白芝兮一下子直视他的眼睛。

白芝兮头皮发麻:艹

江绯玉对白芝兮凶巴巴地说:“你现在不表示一下什么吗”

“卧槽宿主,完了,他知道你发现他是魔的秘密了”系统要疯。

白芝兮被吓得差点跳出江绯玉的怀抱。

淦不管了

“呃要什么表示”白芝兮破罐破摔。

江绯玉兽类动物般的琉璃眼睛幽幽,死死盯着白芝兮,攥着她肩膀的手收紧。

江绯玉内心划过懊恼,他怎么不小心在小师妹面前暴露了,会不会吓到小师妹。

在白芝兮与系统眼里,这魔祖大佬语气阴寒,仿佛马上要杀人灭口,“小师妹,看到我入魔,你难道不应该害怕么。”

白芝兮与系统:qaq

白芝兮咽了咽,说:“大师兄不就是入魔嘛,多大点事,十个仙侠九个入魔,你别多想,我会帮你隐瞒的。”

“”

“”

江绯玉:“”

白芝兮的这个回答,忽然让江绯玉突然想起了小时,小时候的白芝兮就是这么想法奇特的人。

但是后来,白芝兮的行为和态度越发奇怪,江绯玉甚至怀疑白芝兮被夺舍了,可她的灵魂并没有改变,时间久了,江绯玉归于是白芝兮长大了,成熟了,不过不管变成怎么样,在江绯玉心里,白芝兮都是他的小师妹,坏点没事,他本身就是坏蛋魔修们的老大。

小师妹不管是哪个样子,都很可爱。

不过对比之下,她现在不对他冷冰冰的更可爱,江绯玉耳根发红。

叮赎罪值增加50点,作死值抵消50点来自江绯玉

系统惊喜:“宿主你这话有用啊他心情变好了,我们趁机多说点”

白芝兮继续跟着系统提供的指南真情实意地对江绯玉说:

“从悬崖爬出来后,我决定了,我不会再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了,所以吧,即便你入魔,我也不会远离的。”

闻言,江绯玉脸色一变,心跳咚咚咚,语速有点磨蹭,“我才不需要你的不离不弃。”

叮赎罪值增加了50点,抵消50点作死值来自江绯玉

宿主,摩多摩多

白芝兮继续诚恳真挚地轻声:“我就喜欢护着大师兄,入魔无所谓,我不管,你依然是我的大师兄,我永远不会背叛你,我会一直保护大师兄的。”

白芝兮这一番话落下,江绯玉的心跳速度快地像要炸了一样,脖颈发红。

江绯玉:“”

她怎么会说这种话

简直就像是在跟他说永远不嫌弃他要跟他一直在一起。

江绯玉一噎,乌发下的耳根更是发红像要滴血。

“老子都入魔了,还需要你护吗”江绯玉恶狠狠说,耳根更红。

这话不行那我们换个,宿主,我们继续系统在白芝兮脑海里说。

“大师兄”白芝兮继续出声,江绯玉实在受不了白芝兮一直在他怀里喊他大师兄了,他视线飞速看向别处但又没忍住,瞟到白芝兮的脸庞。

江绯玉皱眉:“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白芝兮:“”

江绯玉见她没反应过来,他皱眉说:“白的吓死人了。”

白芝兮:“”

她看了眼江绯玉那常年苍白的肤色,心想,没您这个魔头白。

白芝兮想了想原因,对江绯玉道:“可能是刚才吸收的灵力太过充裕,一时没有消化完。”

江绯玉:“”

你刚才还在偷偷吸收灵力比起我入魔这件事,难道吸收灵力更重要吗

白芝兮脸色实在苍白,江绯玉下意识要帮白芝兮顺手引导一下灵力,却发现自己现在根本不能给她渡入灵力引导。

江绯玉体内流转的力量皆是暴躁的魔气,与白芝兮的灵力相冲突。

但白芝兮继续待在空清灵境,身体里的灵力会爆体。

小师妹需要回到宗门。

江绯玉脸色顿变,他拎着白芝兮,忽然加快速度,白芝兮一懵。

系统尖叫:“卧槽,他要做什么,怎么这么快不会要把你丢下去吧。”

江绯玉没丢下白芝兮,而是拽着她径直袭向空清灵境的核心。

空清灵境的阵眼是泛着浓烈紫光的一团核心,如篆书般的浮文缭绕,越靠近,越会被蛊惑心神。

江绯玉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眼眶忽然晕上惊心的红色,“找死”

啊啊啊啊啊啊糟了,空清灵境的核心激发了他的戾气,更危险了

“宿主,快想办法快阻止他的魔化啊”

白芝兮内心尖叫:“怎么阻止啊”

系统更慌了:“啊啊啊啊啊啊我也不知道,要不要试试佛经,在这个世界佛经可以阻止魔化吗”

白芝兮:“”

白芝兮想起一个类似佛经的东西。

宿主,快啊系统焦急。

对着陷入心魔状态的江绯玉,白芝兮赶紧在他耳边念叨,“大师兄,知其白守其黑,知其白守其黑,知其白守其黑”

这是逐玉宗教导众弟子的守心咒之一,普遍程度相当于儿歌,白芝兮宛如念小抄的背后灵一样,语速焦急,小声逼逼。

也许这守心咒比较强大,经典咏流传,白芝兮念着念着,江绯玉琥珀眸子真的露出清醒了,江绯玉低睫看了眼白芝兮,眼神莫测。

白芝兮语气惊喜,软声:“没想到我唯一记住的守心咒竟然真的有效。”

江绯玉:“”其实倒也不是因为守心咒。

“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江绯玉喉结动了动,低声说。

“什么原因”白芝兮问。

江绯玉没回答白芝兮,紧接着,白芝兮的思绪被打断,江绯玉直接朝空清灵境的核心给了一拳。

江绯玉这一拳,效果堪比如来神掌,但与如来神掌的佛性相比,充斥着狂躁的力量。

接下来,空清灵境,硬生生被江绯玉砸破了。

江绯玉一拳拳打碎空清灵境的核心,整个幻境剧烈摇晃破碎,一阵扭曲,比大片特效还要狂妄。

此情此景,白芝兮内心感慨一句,不愧是大魔头,就是叼。

“”

小山峰发出震声晃动,随着江绯玉拽着白芝兮冲出空清灵境,小山峰轰然倒塌,整个逐玉宗都能听闻到动静,漫天落下浓郁的紫光碎片。

一位撑着下巴候在幻境入口外侧的少年脸色惊讶,他起身跳开的瞬息,少年伸出手,指尖好奇地接住空清灵境坠落的紫色碎片,他的手骨节修长,剑茧如跗骨之蛆挤入指腹,习惯性的姿势透出隐于灵魂深处的潇潇肃杀。

季诛抬头,看到江绯玉带着白芝兮出现,桃花眸小师妹一副安静样子,看着乖巧极了,文文静静。

“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以后再也不会有弟子会面临被关进空清灵境的噩梦惩罚,新弟子进入宗门,都会听到一位名为江绯玉的首座弟子做过的牛逼事迹。”白芝兮对系统小声叭叭。

宿主,新的任务对象来了。系统如此说,白芝兮才停止了小声逼逼。

她低头,看见一个如明月般的少年,季诛的黑发用环佩玉簪束起,眼睛清朗又明。

季诛望着那在江绯玉怀里的白芝兮,眸色划过一抹幽暗,在大师兄怀里时,小师妹原来那么安静那么乖吗

季诛出现,白芝兮脑海里的系统提醒:

季诛,逐玉宗缥缈真人座下亲传弟子,排行三,平日在宗门以资质平平无奇自居,假装自己是一位普通修仙弟子,但他的真实身份却是以一柄烛龙剑一招惊鸿剑诛惊动五洲的烛龙剑尊。

对于这位剑尊师兄,恶毒小师妹对他做过什么呢她曾替换了他日常食用的灵丹,更换成为摧毁筋脉散尽修为的鹤鸩丹。

白芝兮痛苦:“现在想想,剑尊阁下当时没有一剑劈死降智buff的我真是念在同门情了。”

系统:“那确实。”

江绯玉出来后,很快丢开拎着的白芝兮,他眉头紧蹙,魔气动用太多,罗刹枯骨狂躁,体内剧烈疼痛,稍不注意,魔气就会伤到离他近的人。

白芝兮被丢开后,非常安静,她在琢磨怎么偷偷溜走。

季诛不着痕迹瞥了眼看上去格外乖的白芝兮。

季诛对江绯玉温良说:“大师兄,师尊让我找小师妹。”

江绯玉咽下喉间涌上的血,唇色透着嗜血的红,他余光瞥了下格外乖巧的白芝兮,又看向温良无害的三师弟季诛,觉得应该没什么事,就丢下一个字:“行。”

江绯玉体内疼痛翻涌,下刹那,一袭黑衣如玄色雾气,移步消失在原地。

“那大师兄好好休息。”季诛无害对着空气说,“哎大师兄怎么跑那么快。”

江绯玉离开后。

季诛唇角挂着若有若无的温良微笑。

“三师兄。”白芝兮朝季诛行礼。

白芝兮本来想当背景板悄悄溜走,但她不得不主动跟季诛搭话。

系统在白芝兮脑海里发出提醒音催促警告:

叮与任务对象之季诛的见面时间开始,在结束这次见面前,若任务进度没有推动,那宿主将承受魂飞魄散的模拟疼痛。

季诛如明月的眼睛看着白芝兮,温良道,“师妹,师尊去了魍魉台,我这就护送你去见师尊。”

季诛在逐玉宗内的形象是温良谦恭,做事温温吞吞,平日里好像没太多自己的事,出场总是在奉师命行事,跑跑腿,周到细致,挑不出毛病。

倘若是之前,降智buff的白芝兮见到三师兄如此样子,会以为他真的就是这样平凡的弟子。

但现在

白芝兮脑海里播放着系统的环绕电子音:原书写:烛龙剑尊季诛经历纷繁往事,一念成魔一念成圣,为护剑心,他舍弃了剑尊身份,以一名资质普通的弟子身份进入逐玉宗,虽意外拜入缥缈真人门下,成为亲传弟子,但这并不影响他继续伪装成一个普通弟子,追求低存在感,过安宁和平的日子。

这位瞧着普通温良的三师兄,拿的是满级大佬回新手村摸鱼剧本。

季诛向白芝兮伸手,似乎是要拉着她,带她一起御剑。魍魉台附近布满较多阵法,有些难行,且白芝兮此前并不常去魍魉台不熟悉路,季诛此举算是考虑她的情况,属贴心之举。

跟季诛一起御剑

白芝兮有点犹豫,她犹豫的时候,系统在她的脑海着急:“宿主,你站着不动,会不会让他等急啊。”

白芝兮:“统宝我诚实地说,我觉得我不敢跟季诛一起御剑。”

白芝兮瞧了一眼季诛那柄看着普普通通的剑。

刚才,系统还在她的脑海里道:看到季诛的剑了吗,他的剑就是传说中的烛龙剑,只是用了障眼法,这障眼法极其厉害,连缥缈真人都不知道这朴素无华的跟批发一样的剑竟然是剑尊所用的烛龙剑。

白芝兮觉得自己还是不跟季诛一起御剑比较好。

对不起,作为前恶毒小师妹,白芝兮不敢踩在据说嫉恶如仇堪称正义使者的剑尊大佬的烛龙剑上。

白芝兮咸鱼内心扭曲,一边心中痛骂降智buff你好傻逼,害我得罪了一圈大佬后进行地狱难度的赎罪,在这种大佬成群的师门,最好的生存办法明明是当背景板啊,一边乖巧轻声说:“三师兄,我不想麻烦你,我可以御剑跟着你么。”

季诛瞥白芝兮一眼,忽然觉得她的态度跟往常有些不一样。

季诛低下眼睫,遮掩眸色,若有所思点点头,“好。”

作者有话要说:“知其白,守其黑”老子第二十八章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