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我有六个病娇师兄[沙雕] > 一起练剑啊

一起练剑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白芝兮与季诛御剑并行,路途中,白芝兮深入研读指南,按照系统提供的乖巧背景板指南,用真挚的语气对季诛说:

“三师兄,我之前不该偷换你的灵丹,我鬼迷心窍了。”

“我良心难安,想要弥补你,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白芝兮心想,乖巧指南看来很有用,效果似乎不错。

季诛用那双像折射着月光般的水晶晶清澈眸子看着白芝兮,听到白芝兮对话,他或歪头,或勾起唇角平静地笑了笑,温温说:“没关系的,我不在意呢,不用弥补啊。”

气氛温和柔软。

然而

季诛说不在意,白芝兮注意到任务进度没变化,一丁点,都没动。

“”

白芝兮:“”

他不是都不在意了为什么没变任务数值,给个面子啊动啊

系统也疑惑,琢磨了下任务机制,系统对白芝兮说:

宿主,可能是因为你要做出有效行为,任务进度才会变。

“有效行为”

对于季诛这种看遍繁华的走过五洲的剑尊而言,也许,你在他面前动动嘴皮子,这并不能算是有效的赎罪行为,他心里没有波澜,作死值就不会抵消。

季诛瞥了眼白芝兮。

白芝兮降智buff的时候,总是偷偷把季诛的灵丹替换成鹤鸩丹,且每次都能得手。

但由于每次替换后,第二天,降智buff白芝兮见到季诛,都见他安然无恙,于是降智buff的白芝兮继续替换季诛的灵丹,日复一日,宛如永动机。

白芝兮能够替换季诛的灵丹,这件事情上,季诛确实放水了。

因为白芝兮把季诛的灵丹替换成的东西不是毒药鹤鸩丹,而是糖豆。

逐玉宗是名门正派,物资商哪能真的把鹤鸩丹卖给宗门里作天作地的白芝兮,而降智buff的白芝兮由于降智,比较笨,没有发现,所以,降智buff的白芝兮一直用来暗害季诛的鹤鸩丹,其实是糖豆。

这件事,白芝兮不知道,系统不知道,季诛知道。

他一直以为白芝兮每天都在偷偷给他送糖豆。

很巧,季诛正好喜欢吃甜食。

季诛每天都接受着白芝兮的投喂。

只是前几天白芝兮失足掉进悬崖,白芝兮掉进悬崖后,季诛收不到糖豆了。

为了救掉入悬崖里的白芝兮,季诛悄悄动用了烛龙剑的力量,但是,他剑心有损,不能立刻把白芝兮的魂魄救回,烛龙剑的力量发动到一半,白芝兮竟然自己爬上悬崖了

季诛不动声色,余光继续瞥了眼白芝兮。

细细看来,师妹从悬崖中爬出后,再次见面,师妹似乎变得气色更好了,眼睛亮亮的,很好看,诗赋曾说,眉连娟以增绕兮,目流睇而横波1,大概就是如此。

此时,季诛与白芝兮不紧不慢地朝魍魉台御剑,魍魉台逼近,魍魉台用于关押妖魔,高塔显现,数层锁妖法阵露出,苍色光芒掠动,渗出压抑。

一阵带着罡风的魔气突然从魍魉台中冲出,打断了季诛对白芝兮的观察。

因被打扰,季诛表情划过不耐,想也不想,直接迎向那道魔气,少年衣摆翻飞,剑从空中重回他的手中,发间玉环叮当,如仙人。

神仙交手,速度太快,白芝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据说,烛龙剑尊的剑下有过无数亡魂,五洲中,遍布他的仇家,出剑,便是血雨交织,斩尽妖魔奸佞。

白芝兮以为烛龙剑尊出手,剑气必是让人胆战心惊的凌然煞意。

但没想到凌厉之外,让白芝兮印象最深的,却是美。

实在是好看极了。

一招剑气截断魔气,如断裂山河,剑光消隐,如西风落叶,潇潇暮雨,竟有婉转悲悯的意境。

从魍魉台逃出的这个魔,还没来得及袭击逐玉宗的弟子,就被季诛弄的一丝魂魄都不剩了。

剑尊大佬出手,就是牛逼的不行。

卧槽卧槽这才是仙侠啊剑修啊浪漫啊

由于降智buff时不知道自家的六位师兄都有着很牛逼的大佬身份,白芝兮脑海里的大佬只有师尊缥缈真人,但是缥缈真人是个高冷的老头,逼格很高,在小辈面前从没有出过手打过架。

白芝兮在小说世界里这十几年,愣是没见到过什么打架的大场面。

白芝兮现在看到季诛的这一剑,心情直接激动死,好炫好酷好牛逼。

白芝兮头脑一热,御剑飞向季诛。

系统吓了一跳:“宿主,你慢点,剑尊应该不喜欢你这个恶毒小师妹,现在冲过去,小心别被他一剑误杀劈死。”

白芝兮也吓了一跳:“卧槽,我的腿怎么不听使唤,自己先御剑飞过去了。”

系统:“”

白芝兮立马停住,准备掉头,她的剑突然被拽住了。

白芝兮:“”

一道灵力轻轻地很不起眼地拦住了她的剑。

“师妹,你躲什么”季诛问。

怕我这个恶毒小师妹离你太近,被你不小心劈死。

季诛此时已重新踩在剑上,面容温良,气质内敛,如果不是他的衣角、玉环还微微晃动,刚才那惊艳的一剑似乎并非出自他般,剑气与魔气冲击,高空浮动着残余的气息,季诛发丝轻轻晃动,他如月清清的眼睛看着白芝兮。

“逃窜的魔修已经被我解决,你不用害怕。”季诛温良说。

宿主,他让你别怕了,咱们快点推动任务进度,魂飞魄散的模拟疼痛可是超疼的啊系统催促白芝兮。

“怎么推”白芝兮内心很急。

她现在跟有可能一剑劈死她的得罪过的剑尊大佬只有一步之遥。

她甚至能看到季诛衣服上的纹路,闻到季诛身上的气息,淡淡的像白月一样的清冷气息。

按照乖巧指南,他刚才救了你,英雄救美,你现在应该狠狠夸他,就像一个笨蛋一样,狠狠夸他。

白芝兮:“什么笨蛋”

对对对就是笨蛋,快夸这个会面一直没有推动任务进度,马上要到魍魉台了,再不推动,你就要体验魂飞魄散的痛苦了

“三师兄,你刚才的那一招好厉害。”白芝兮双瞳明媚,她激动地凑到季诛身边。

白芝兮凑过来,季诛不仅没有用剑劈死白芝兮,而是指尖悄悄地蜷缩了一下,有点紧张。

季诛眨动的眼睫毛顿了一瞬。

他好像第一次被师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像是被一只摇尾巴的小狗期待地注视着季诛肩膀有些微不可查的僵硬。

“厉害”季诛慢吞吞重复说。

白芝兮疯狂点点头。

季诛歪头:“可是这招,师妹不也会么。”

白芝兮:“”

“这是逐玉宗入门弟子必修剑课中最基础的挥气。”

通俗地来讲,就是你游戏技能里那个最基础最默认的初始小攻击。

白芝兮:“”

三师兄可真是时刻谨记自己平凡弟子的人设,但这无法掩饰他的学霸身份,学霸能返璞归真,一招默认攻击都能玩的如此绚丽如此强大。

白芝兮按照指南,对季诛期待地说:“三师兄,我以后能跟你一起练剑吗”

在白芝兮与系统眼里,季诛眸色莫测,沉默了。

白芝兮内心慌张:“统宝,你这指南行不行,上来就找他练剑是不是太快了他别劈死我吧。”

系统说:“要是他真的要劈死你,紧急情况,危及生命,我可以帮你瞬移,不过要扣任务进度。”

白芝兮:“”

季诛喉结不着痕迹上下滚动,师妹竟然要找他一起练剑

季诛心里升起一种难言的微妙兴奋。

师妹一直是偷偷地给他送糖豆,他以为,师妹是嫌弃在表面上跟他有所关联。

少年清澈见底的眸子下意识的,定定望向白芝兮,季诛的那双眼睛太过清冷,像水盛了清月,清朗极了,仿佛能看穿人心。

白芝兮心里毛毛的,“你帮我看看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是想劈死我的眼神吗”

系统也感到毛毛的,“要不我们换一本指南,他好像不愿意,练剑这个办法似乎不太行,等下,我找找新的指南啊。”

“你找指南的时候,我怎么办”白芝兮焦急死了。

迎着季诛的视线,有种整个人被剥光一样的感觉。

这嫉恶如仇的剑尊大佬肯定在心里想着她做过死算什么罪

“你先按照乖巧指南,糊弄一下。”系统飞速翻找新的指南。

白芝兮眨眨眼,继续期待地看着季诛。

季诛肩膀很僵硬,有点热,除了脸蛋上的温度被他压制了外,他整个身体都很烫。

季诛在想,之前白芝兮看到他,脸上总是覆盖着厌恶,像是不愿意靠近他,若不是他知道白芝兮会每天坚持给他送糖豆,他就会以为白芝兮讨厌他了,但是因为白芝兮当面遇到他时,神情总是很不好,所以季诛以为白芝兮不愿意在表面上与他有所瓜葛。

季诛偷偷地接受着白芝兮送给他的糖豆,见到白芝兮脸上对他的戒备时,他常有种自己是从师妹那里偷来甜意的错觉。

这次,白芝兮却用干净的脸蛋对着他,雀跃地询问能否一起练剑。

“我考虑考虑。”季诛挠挠脸颊,避开白芝兮的目光,怕自己眼里的情绪会吓到这个在他面前伸出试探爪子的桃花眸小姑娘。

宿主,动了赎罪值增加30点,作死值抵消10点了系统激动。

白芝兮松口气,太好了,不用体验魂飞魄散的模拟疼痛了。

白芝兮一下子与季诛隔开一段距离,远离这个可能会劈死她的剑尊。

季诛:“”

师妹是因为他没有答应跟她练剑,所以她不开心了么。

季诛若有所思。

“”

“小七,季诛,进来。”缥缈真人苍老的嗓音从魍魉台的高塔里传出。

“师尊。”魍魉台高塔内,白芝兮与季诛拜见缥缈真人。

缥缈真人鹤发白丝,戴着面具遮住样貌,老迈的嗓音突然询问白芝兮道:“小七,方才逃出的魔修,你可探出他的修为”

白芝兮没了降智buff,现在清醒的脑子能让她很快分析了一番。

能从魍魉台逃出,魔气比她强,修为至少是中阶修士。

三师兄在宗门假装自己是普通弟子,对外宣称的修为似乎是灵心后期临近结丹期。

那么这个魔修的修为应当不超过结丹期。

白芝兮思考完,温声回答:“弟子猜测,那个魔修的修为大约在灵心期。”

“不错。”缥缈真人赞许地笑了笑,“小七,你以往颇有些迷糊,现在变得聪敏细致起来了。”

缥缈真人接下来又寒暄式地夸了夸白芝兮,说什么终于变得懂事为师甚是欣慰以后逐玉宗都要靠你们这些小辈啦。

说着说着,缥缈真人貌似不经意地提起江绯玉,平静苍老的声音竟透出一丝不寒而栗。

“小七,说起来,我并未告诉你,你大师兄其实比你要早先一步进入空清灵境,我观他状态有异,似乎有入心魔的迹象,所以给了他令牌,你可在空清灵境中见到他”

“他如何”

“身上可有古怪”

系统急急对白芝兮道:别让缥缈真人发现江绯玉入魔,否则江绯玉就要被赶出逐玉宗了。

白芝兮手心发汗,对缥缈真人说:“见到了,没有古怪。”

“那就好。”缥缈真人松一口气,像是信了。

白芝兮:“”

不是她这个恶毒弟子的信任度这么高的吗

她还以为接下来是紧张焦灼的斗智斗勇。

但她说不是缥缈真人怎么就直接信了这让她准备好的一大堆谎言掩饰腹稿很没有面子。

宿主,因为你作为“恶毒小师妹”跟江绯玉的关系不好,大家有目共睹,现在你这个陷害江绯玉跟魔修有勾结的人都说江绯玉没有古怪,这反而成了权威性证明。

白芝兮:“淦,那我岂不是在大家心里还是恶毒小师妹”

白芝兮在缥缈真人面前说,“师尊,等下”

“等下什么”

“我其实并没有通过空清灵境。”白芝兮急急说,“师尊,有没有别的办法,让我证明我的诚心”

缥缈真人见白芝兮态度诚恳,他面具下苍老的声音和蔼地一笑,袖袍扬动,拂袖掀起一道仙家阵法扑向白芝兮,“幻境试炼的形式只是外物,你若心诚,万事皆可证。”

东方亮色阵光进入白芝兮的眉心,紧接着,一朵剔透六瓣花飘出。

白芝兮心底卧槽,不愧是玄幻世界,都能从人的身上开花。

缥缈真人笑了笑,“六瓣心花,至诚。”

“小七,看来你确实诚心改过自新。”

一个嵌金丝云莲纹的银光匣子落下,从白芝兮身上结出的心花收入匣子中。

系统顿时在白芝兮脑海里提醒道:宿主,这心花可以让你见任务对象薛隐山。

白芝兮顿了顿,说:“薛隐山在蕉鹿山峰上哎,好远啊,我下次见他吧,今天跑到魍魉台已经很远了,我的剑从来没有飞过这么远的路,它会累死的。”

系统:“”

当有关键道具摆在你面前,但你却罢工的话,会被判断为不认真进行赎罪任务,也会遭受魂飞魄散的模拟惩罚。系统说。

宿主现在的选择不去见任务对象吗那就会落验模拟魂飞魄散疼痛的惩罚。

白芝兮赶紧:“等下我见我见”

白芝兮接住这个匣子,她的神情顿了一下,浮现扭曲挣扎,在缥缈真人与季诛看来,她像是突然想起了很重要的事,急急问缥缈真人:“等等师尊,我的这六瓣心花能不能发挥一点什么作用呢比如我二师兄是不是需要”

白芝兮的语气让缥缈真人很欣慰,缥缈真人以为白芝兮自己想要帮二师兄薛隐山,深感此弟子改过自新,宗门未来的花朵有救了。

“对,正好你二师兄需要心花作为药引,你去为他送过去吧。”缥缈真人欣慰说。

白芝兮拿着匣子,任劳任怨地前往蕉鹿山峰。

逐玉宗有内外门之分,内门二重山九小峰,外门数星辰,白芝兮与其他五位师兄的洞府皆在二重山之一,缥缈真人所在的宸明山中。

但二师兄薛隐山较为特殊,因为身体原因,独住一山峰,以天地灵气养之。

“对了,你说过赎罪值相当于积分。”二师兄薛隐山住的蕉鹿山峰比较偏远清冷,路途遥远,白芝兮打发时间询问系统,“既然是积分,那这个积分是不是有点别的用处”

作死值抵消1000点后,就可以开启系统商城了,届时可以用赎罪值兑换道具,毕竟修仙世界,也许会遇到一些宿主自身无法解决的难题,这个时候会给点小小的金手指帮助一下啦。

“这样啊。”白芝兮点点头。

宿主,刚才你在缥缈真人面前帮江绯玉隐瞒了他入魔的事情,增加了300点赎罪值,抵消了50点作死值。系统开始跟白芝兮算了算任务数值。

“还能抵消作死值”

“不过,就算这事确实是对江绯玉好,刚才的事情江绯玉不是不知道吗他都不知道,心里的态度应该没改变。”白芝兮认真发问。

“这怎么跟你之前说的机制有冲突了”

抵消作死值的机制十分灵活,这50点是预期抵消的,根据系统计算,你的这个行为若是被江绯玉知道,那会抵消更多作死值,这个相当于前置奖励。

白芝兮听系统继续说:还有,你在季诛面前结出了心花,证明了你改过自新的诚心,季诛对你的印象有几分改变,增加了40点赎罪值,抵消了20点作死值。

系统总共汇报成果道:

宿主,现在赎罪值一共增加了620点,共抵消240点作死值,余下2760点作死值等待抵消。

“”

一段时间的功夫后,白芝兮到达薛隐山所在的蕉鹿山峰。

此处被茫茫皑皑的雪覆盖,白雾露重,白芝兮刚落在地上,就被漫天的雾气围绕,眼前场景变得朦胧起来,白雾虚幻。

白芝兮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跟空清灵境有点像,都是用幻象搞测试心灵那一套。但没有空清灵境那般严厉,只是像一面镜子,倒映出内心的想法。

她曾经闯入过这里。

那时,她抢了薛隐山的功劳。

薛隐山研究栽种出了比寻常灵草多含十倍灵气的储灵灵草,一位弟子帮薛隐山送灵草给缥缈真人查验的路上,被白芝兮截了胡,降智恶毒buff的白芝兮仗着亲传弟子的身份逼迫那名弟子把灵草给她,随后,她谎称这是自己研究出来的灵草,在宗门大肆传播。

白芝兮:“”

降智buff下白芝兮的所作所为自然是败露了,败露后降智buff的白芝兮被缥缈真人劝着来找薛隐山道歉,降智恶毒buff的白芝兮不情不愿到达蕉鹿山峰,还没见到二师兄,就被白雾笼罩。

白雾中显现出她的心中欲望,画面是她压制威胁坐在轮椅上的可怜的病美人二师兄,让他莫要追究,把功劳拱手送给她。

当时,薛隐山看到白芝兮心中欲望里具体的详细画面:少女压在他身上,白皙的双臂搂住他的脖颈,威胁他,让他不要追究过去的错。

薛隐山神情很古怪。

降智buff的白芝兮见到薛隐山出来,又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欲望画面暴露,看上去一点也没有觉得歉意,很社死,所以她自己灰溜溜先跑了,没有细看薛隐山的神情。

此时此刻,白芝兮眼前的雾气变化,如上次她闯入蕉鹿山峰那般,雾气逐渐幻化出一幕幕场景,反映出她心中的渴望。

白雾中依次出现了六个画面,画面所显现的:她的六位师兄依次轮流出现原谅了她之前的作死,她终于解决了心头大患,美滋滋地在这个仙侠世界四处游历修炼,自在快活。

“师妹的想法倒是变了不少。”男子清逸如山涧泉水的嗓音传入雾气中。

一缕缕银色丝线延长拉扯,将白芝兮眼前的雾气扯散,如傀儡师把玩皮影傀儡,不过他所操作的是整个荧幕。

“二师兄。”还未见到人,白芝兮先按照系统提供的乖巧指南,乖巧出声。

系统的电子音提醒白芝兮:

薛隐山,逐玉宗缥缈真人座下二弟子,魍魉之身,千年之灵,灵界之主,灵尾因修复白虎洲灵界而断裂,后与缥缈真人做了交易,于逐玉宗修养身体,等待灵身恢复,再重回灵界。

白芝兮:“”

等下灵界之主

降智buff的她曾经差点欺压的病美人,是他妈的灵界之主

白芝兮内心痛苦。

宿主,友情提醒,与薛隐山的会面开始了,请在会面期间推动任务进度,避免魂飞魄散的模拟惩罚。

“师尊让我给你送来了心花。”白芝兮一边内心痛苦,一边挣扎说。

白色山雾彻底散去,薛隐山的身形显现。

一袭圣洁白衣,黑色的发丝温雅披拂垂下,芝兰玉树,唇透粉,揽月入怀。

他坐着轮椅,乌黑眸子抬起。

盛放六瓣心花的银匣子飘到薛隐山眼前。

男人轻柔接住银匣子,盒盖打开,一朵六瓣心花映入他的眼帘。

六瓣心花

薛隐山眼底划过炙热。

他好听的嗓音温和平静道,“六瓣心花,谁结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ik 1瓶;

眉连娟以增绕兮,目流睇而横波两汉傅毅舞赋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