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我有六个病娇师兄[沙雕] > 人畜无害

人畜无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少年手持金羽箭,容貌精致。

让人瞩目的,是他白皙额头间,点着金色花钿,他额间的金色花印仿佛凝聚璀璨日华,更衬的他面容精致,甚至,还透出一种难以形容的仙人之感。

滴任务对象束楚韫,逐玉宗缥缈真人座下四弟子,他来自三界仙境千年前,众仙与魔龙展开一场大战,束楚韫在这场大战中不幸身染魔气,为避免在仙境入邪魔,他自愿跳堕仙台,成为堕仙,舍弃仙身。系统在白芝兮的脑海里介绍束楚韫的信息。

原书曾写:束楚韫,韫,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石中藏玉使山岭坐辉,水中含珠令河川秀媚,绝非凡间人。

白芝兮:“”

总而言之,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都不是人类了。

但是

降智buff的她做了什么来着呢。

她好像认为束楚韫这个堕仙是一个混入逐玉宗的野人,只是因为束楚韫并无任何身份,无父无母降智buff的白芝兮基于这种垃圾论证逻辑,天天对束楚韫恶言讥讽。

白芝兮:“”难以回首的往事。

降智buff的白芝兮对束楚韫这位堕仙,具体作过的死更具体一点讲的话

大概就是每次见到束楚韫,都跟打招呼一样嘲讽他的出身: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根本不配待在逐玉宗、一张脸装的好无辜是不是在心里打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主意啊等等。

原书还写束楚韫:少年一双黑眸蕴涵星辰,面容美丽不可直视仙人容颜,他生于仙界,仙胎神人,烟霞外人,无法准确描述他活了多久,他经历过上古之世,在仙界实力及于玄仙,仅次于仙帝,名副其实的仙君。

总之,就是身份非常叼。

系统继续对白芝兮念原书的内容:世人修仙,不过是为了追求成仙飞升,拥有仙身。而束楚韫,天生就是仙人。

这个意思就是,束楚韫这个堕仙,身份更叼的地方在哪里呢,就是人家赢在了起跑线上,天生身份牛逼,直接拥有了大家都在疯狂追求的东西,藐视一切啊。

白芝兮继续:“”

现在,束楚韫虽成堕仙,降入凡间,但他依然拥有仙骨,是仙身之人

白芝兮依然:“”

虽然不知道成了堕仙后还有仙骨这个设定的逻辑是什么,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她得罪了堕仙啊

绕了她吧,她得罪过的任务对象怎么一个比一个牛逼,她只是一个喜欢摸鱼的咸鱼而已啊

束楚韫,有着最无辜精致的脸,最心狠毒辣的手段。系统继续念。

也就是她得罪的这个堕仙,脾气很不好。

白芝兮疯狂:“”

恨不得在沉默中变态。

系统抖了抖,更加具体地说:束楚韫,他的行事风格总是彬彬有礼,外表看着人畜无害,脸庞上笑意美丽,但他实则心黑手狠。

原书又写:他给人的感觉极其矛盾,既是位看着精致楚楚,除妖降魔,助人为善的仙人少年,也是个偏执程度让人头皮发麻,性格好强,又疯又病的病娇。

翻来覆去的几段话,白芝兮仔细听着,仿佛能看到原书的纸上写着大字:“得罪了大佬,危”

白芝兮很窒息:“行了行了,统宝,别念了。”

得罪过的人原来是堕仙大佬已经够让白芝兮痛苦了,这堕仙大佬竟然还是个心狠手辣的病娇

白芝兮赶紧把飞行法宝的窗帘拉上,假装没有看到这位堕仙师兄过来了,接着,她继续在飞行法宝的坐垫上瘫了一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趁着跟这位堕仙见面面临疾风暴雨前,继续撸着怀里的毛绒绒红色小狐狸。

白芝兮的动作跟狂抓抱枕发泄一样,闭着眼睛装睡的江绯玉小狐狸尾巴不受控制的抖了抖,不过白芝兮没有注意到,她正瘫着,双眼发呆。

白芝兮想,要不她现在带着江绯玉小狐狸开着飞行法宝调头就跑吧。

因为她很怀疑自己离开飞行法宝遇到束楚韫的瞬间,就会被这束楚韫这病娇堕仙掐死。

白芝兮开始思考逃跑的可能性,现在会面还没开始,也就是说,她还有机会溜

然而

叮与任务对象束楚韫的会面开始请在任务期间内推动任务进度,否则将体验魂飞魄散的疼痛

白芝兮:淦

“不等下,会面怎么开始了束楚韫不是还在外面杀化妖么他跟我还没见面啊。”白芝兮对系统急急说,带着不能咸鱼躺的悲愤,“统宝,你这判定机制越来越坑了,你之前不还说只有见面了,才会判定会面开始吗”

对啊,所以会面开始了,他来了。系统委屈解释。

飞行法宝的帘子忽然被掀开。

样貌漂亮的少年悠悠凑过来。

空气都安静了,环境的静谧,是因为束楚韫这个人带来的,他很好看,使所有事情蓬荜生辉的好看,不仅如此,这个好看的少年身上还有一种飘渺游离的感觉,他忽然掀开帘子,仿佛有一阵冷冰冰的阴凉清风刮过。

白芝兮也很安静。

因为她很痛苦。

白芝兮呼吸都停滞了。

她内心崩溃,淦,她得罪过的堕仙来了。

白芝兮内心对系统问:“不是,他怎么突然就进来了他不是在杀化妖吗”

秒杀啊。系统语气深沉,差点给大佬跪下,起手就是大招,优雅地让化妖们魂飞魄散。

宿主,你得小心啊,这家伙武力值超可怕。

白芝兮差点在束楚韫面前哆嗦。

束楚韫把视线瞥向白芝兮。

他眨了眨眼睛,像是在打量白芝兮。

白芝兮趁束楚韫打量她的时候赶紧捡回忘记的呼吸,刚才她差点没喘上气,白芝兮的脸差点憋红,她赶紧调整下心情,在束楚韫面前好好呼吸,绝不让自己不舒服。

束楚韫看着白芝兮,他的眼睛黑白分明,黑色的瞳孔像浓墨,泛着无辜的光华。

白芝兮内心语速飞快:“完了完了,他这眼神不会是在思考怎么惩罚我这个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他这个堕仙的人类吧。”

宿主,别急,我们再等等,看看他来做什么,看机行事。

白芝兮赶紧在舒服的坐垫上挤了挤,珍惜还可以坐在柔软坐垫上的机会,也许等会儿就做不到咸鱼躺了。

束楚韫的视线扫在白芝兮身上,他的眼睛像是在刻意盯着白芝兮又像是随着说话下意识地望着白芝兮。

“小师妹,没想到师尊会派你来。”束楚韫对白芝兮弯了弯眉眼,勾起赤色唇瓣,他的唇不点而红,像涂了血一样,无暇的肌肤如上好瓷器,柔声礼貌,“我们身为同门,接下来要互相照应好呢。”

他的语气好无辜好轻柔,但

他是个面甜心黑的病娇啊

白芝兮身体顿时紧绷,只能对束楚韫露出尴尬不失礼貌的客套微笑。

系统忽然尖叫:宿主等等你忘记一个事,江绯玉还是个狐狸啊

白芝兮:“狐狸就狐狸了有堕仙大佬找我寻仇这件事重要吗”

宿主,江绯玉被你这个知道他是魔的秘密的人撞见变回原型都差点想咬死你,要是让束楚韫发现了他的原型,那大魔头不会跟堕仙打起来吧。

到时候你怎么办被两个得罪过的愤怒大佬一起灭了

白芝兮:淦本就艰难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白芝兮手忙脚乱,赶紧抬起宽袖,挡住膝盖上的江绯玉小狐狸。

然而

白芝兮挡的还是迟了,不仅如此,她即便是用宽袖努力地挡住江绯玉,也无法完全挡住。

不,等等,宿主,你这样简直是掩耳盗铃啊。系统捂脸。

白芝兮:“”她这个只想瘫着的咸鱼已经受了很多不应该受的痛苦了能抬起袖子挡一挡已经很不错了。

小狐狸的尾巴毛绒绒的,从少女膝盖衣裙中露出。

束楚韫看过去。

他进来时就注意到了,小师妹带着一个狐狸。

“师妹,这狐狸是你的灵宠么”束楚韫似笑非笑问道。

“不是。”白芝兮微妙说。

这是我们的大师兄江绯玉,惊喜吗

“哦那难道是闯进来的野兽么”不知为何,束楚韫加重了“野兽”这个词的语气。

白芝兮差点抖了抖。

束楚韫的语气让白芝兮有点脊背发凉。

为什么束楚韫会加重“野兽”这个词的语气。

难道

他难道是在暗暗嘲讽她之前降智buff讽刺他是野人吗

“”

束楚韫瞧着那霸占少女膝盖的小狐狸,总觉得这狐狸的样子有点碍眼。

不知为何,这狐狸给束楚韫一种在得意洋洋霸占少女的感觉。

奇怪,明明只是一个野兽。

束楚韫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既然是野兽,那就丢出去吧。”束楚韫勾起漂亮的笑,无辜说,“很危险啊。”

闭着眼睛假寐的小狐狸不着痕迹摇晃的尾巴顿住。

丢出去江绯玉淡淡想,怎么可能,师妹才不会把我丢出去。

“行。”白芝兮却点头同意道。

江绯玉:“”

江绯玉现在正在睡觉,等会儿问起来就糊弄说他变成狐狸后梦游乱跑,白芝兮理直气壮想,现在江绯玉身上的任务进度已经拿到,先把江绯玉打发了,能少一个任务对象就少一个任务对象。

大不了就说是束楚韫丢的

白芝兮立马抱起江绯玉小狐狸,正要乖乖地按照束楚韫的话把江绯玉丢出去。

但是

白芝兮忽然与江绯玉睁开的狐狸兽瞳对视。

白芝兮:“”

啊啊啊宿主怎么办

“师妹”束楚韫温声唤白芝兮。

白芝兮看着手中的小狐狸,江绯玉眼神幽幽,甚至有一些阴戾。

白芝兮:“”

这场景。

对不起,她应付不了。

白芝兮内心一句淦,立马选择外挂:“系统快用惊喜盲盒”

滴成功使用惊喜盲盒

“”

附带解释:惊喜盲盒根据宿主的具体情形创造,根据宿主此刻的情况,此次惊喜盲盒解除了江绯玉的原型状态s:同时,模糊了使用者以外的人的记忆,会让大家记忆里的狐狸变成人形江绯玉

哇,宿主,这惊喜盲盒真不错,还带模糊记忆,那你摸江绯玉狐狸的事也不会得罪江绯玉了,一箭双雕啊。系统帮白芝兮松口气。

然而

束楚韫的表情变得很不好,眸色古怪。

江绯玉表情划过茫然,接着,莫测地瞧着白芝兮。

白芝兮表情纠结,跃跃欲试地想要翻窗跑路。

江绯玉小狐狸变回去了,这没错。

但是

江绯玉一下子变回了人形,青年黑色的发披散,抱着白芝兮的腰,几乎是在她的怀里。

束楚韫无辜的黑色眼睛眨了眨,淡淡地瞧着眼前的一幕,笑意无害,语气幽幽,“这是什么情况呢”

作者有话要说: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石中藏玉使山岭坐辉,水中含珠令河川秀媚晋代陆机文赋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暮霭 3瓶;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