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小妖宠她跑路不干啦 > 第216章 第 216 章

第216章 第 216 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听说魔族魔主似乎忽发陷入昏迷,魔族退出战场。只剩失去首领的屠城鬼域鬼修众。

若说青琅是在人间数百年的梦魇,那屠城鬼蜮的鬼众只能算是随着梦魇降临的阴霾,没有了主,就只是一团不成事的气,可轻易将其毁灭。

笼罩在王都头顶的阴霾,翻滚于人间的鬼气最终消散。

遭受了一场又一场摧残的山川河流,在最后的润泽之下,重返最初的模样。只是所有人都无法忘记,如今郁郁葱葱的山林在那些天,被一场火如何吞噬,走过一代人又一代人的大道,是如何焦土一地,开裂坍塌。

如今的王都百姓都在自发打扫王都内外的血污痕迹,拎着木桶,端着木盆,用长长的竹刷扫帚一点一点将战场的遗留痕迹打扫干净。

而守城军们分作两方向。一部分去清点在这一场灾难中遇害的人们,一部分记录曾参与这场战役的修士宗门。

金门曾经因为门主与屠城鬼域勾结,地位一落千丈,不少门徒修士出走,如今是大弟子盛景韶在支撑宗门,以下位身份,逐出掌门,以长老空寂书为代理掌门,他为代理执事,参与这一场王都的守卫之中。

而簪缨世家叶氏如今以十三女叶思思为主,反而无人记得起曾经的曜目天才少女叶镯葭。叶氏一族都或多或少觉着,在如今的叶思思身上,看见了曾经十几岁名扬天下的叶镯葭影子。

还有不少宗门,这些宗门面对王权不过是尔尔,会尊重一二,但也谈不上更多。

会聚集于此,以性命维护的并非王室,而是广袤大地的芸芸众生。

在结束了王都的战役后,不少宗门都追着四散逃窜的屠城鬼蜮众而去,王都重新还给了凡人。

酥酥一行人同样也该准备离开王都了。

四师姐说,子辛性命无碍,在和蛊王的交锋中占了上风,恢复了些时日已经好多了,不过为了她的蛊王,她打算在王都多逗留些日子,正好让那只鸾鸟族的小半妖帮忙看看,能不能帮她找到冰雪狸虫。

遗憾的是,临霏因为这一场遭遇,到底是伤到了,已经返回龙族神域,只怕小百年都不会再踏出水域了。

只匆匆给酥酥留下了一份口信,让她去龙域寻他,到时候他给她酿酒喝。

大师姐和二师兄追着屠城鬼域的老巢去清剿了,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消息。

也就是三师兄和小师兄从一开始就催着要回家。这一场战事中,发生了太多不可控之事,师父一个人在家,只怕是担心他们担心坏了。

“虽然师父看起来没有心,但是他伤心了也是会哭的。”

小师兄麻利打包收拾行李,还是不想让师父哭的。

酥酥从那一天后睡了三天。

说是睡,大概是在睡梦中梦见了前尘旧事。

醒来后的她始终有些忧郁笼在眉间。

只听小师兄说这话时,她没忍住嘴角扬了扬。

“的确,不能让师父哭。”

他们的确要早些回去给师父报平安。

作为师父,的确很记挂自己的徒弟。

就像是

酥酥想到千商,想到给他用下怜梅子后重新予以他的记忆,想到他浑浑噩噩抵抗着不肯接受,最后落下的那滴泪。

她站在窗边微微叹气。

到底是千商的师尊,他的一些恶果,终究她是要来偿还的。

折返荆门之前,尤退带着三个女儿专门前来给酥酥一行人致谢。他本不该在此,却是心系此处,哪怕知道自己势单力微,还是选择义无反顾来此助阵。

甚至还结识了个用重剑的高壮修士,两人合起伙来抵御鬼修,别说,还挺有奇效。

如今战事虽然平定

,但是王都损失惨重。

尤退还记得钟秦宣对他和女儿们的帮助,决定留在王都,能帮点什么忙就帮点。

“萱儿打算在王都弄个小铺子,卖些草啊丹药什么的。我也没别的想法,把萱儿芯儿茉儿三姊妹好好养大,我就别有所求了。”

酥酥听着,也为他们高兴,她之前还囤积了不少的灵植,闻言都拿了出来留给尤退。

算是她给萱儿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帮助。

尤退知道她,也并未推辞,接了去,笑呵呵说道。

“酥酥姑娘,下次来王都,我请姑娘吃酒。”

酥酥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好,一言为定。”

赤极殿的人经此一役,像是洗去了他们身上恐惧的词,走在街头甚至有人给他们怀中塞肉饼小食,为首的檀休绛黎二人上楼来时,怀里抱着一堆王都小食,各有各的不自在。

“赤极殿已经重修完毕,殿主和酥酥姑娘何时启程”

檀休话音刚落,从隔壁间打着哈欠迈步过来的乔池心一听耳朵都竖起了,紧张兮兮地。

“什么赤极殿我们是要回荆门的知道荆门么就是我们荆门”

檀休和绛黎知道这是酥酥的三师兄,两人对视一眼,闷不吭声,等着殿主的回答。

重渊坐在桌前,他似乎没有旁人那么忙碌,始终在摩挲着自己的手腕,仿佛在发呆。

直到这会儿,他恍然回神,却是看向了酥酥。

如今的男人,早已经学会了什么叫以酥酥的答案为准。

有些事做不了主的,就让能做主的人来。

酥酥听到赤极殿,忽然笑了笑。

上一次在赤极殿,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是和二师兄小师兄一起去的那次吧。因为重渊伤重,那一次对她而言,其实没有多少印象,反而是那场大火。

忽地,酥酥愣了愣。

说起来赤极殿的那场火,多少有些奇怪。

是妖族吗但是能以真火燃烧整个赤极殿的,又有谁能做得到

这里面有些事,好像有些不能去细想。

她定了定神,顶着檀休绛黎和乔池心直勾勾的眼神,却是摇了摇头。

“你们先回去,我和重渊还有别的地方要去一趟。”

重渊闻言,却是挑眉,看着她低声问。

“决定好了”

酥酥笑吟吟看着他。

“这对我来说,没有第二个选择。”

重渊明显是有些无奈的,他抬起手,手指轻轻揉了揉额角,微微叹气。

“我就知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这样吧。”

周围的人并未听懂酥酥和重渊的对话,乔池心却只知道他们不是去赤极殿,如此就满足地点了点头,摆摆手。

“行,你们早些回来。”

这却是将他们要回荆门视若事实。

檀休和绛黎到底不敢说这种话,只知道如今殿主是不会先回赤极殿的,也无法,两人只好先安排下去,让赤极殿众先回去。

至于殿主二人回不回那就不是他们能操纵的事了。

大不了,必要之事就去荆门请人。

酥酥锦囊中留着一片羽翼,那是洪峦给她的青羽,御风可追三千里。

门外,冉尚戈还在絮絮叨叨说着要给师父带些什么东西,三师兄乔池心在考虑要不要跟守城军的兄弟告个别。

而靠着窗的酥酥,手上一摇青羽,朝重渊抬了抬手。

二人立于青羽之上,扶风而起,冲破云霄。

风是自由的。

天空或许还残留着一些令人不喜的气息,可酥酥

的御风飞起,让独属于她的神息微微留在了空中,不过须臾,天空纯净苍蓝,只留下一缕神鸟鸾族的气息。

风落的时候,是云霞在空中弥漫扩散的时候。

酥酥足尖落地,她轻盈地转了个身,伸手对重渊招了招。

“来。”

重渊落地,衣摆飞扬。

青羽入袖。

酥酥在风中被吹得额前碎发乱蓬蓬地,她正在认真地拨弄着她的碎发。

空气中是她熟悉的凌霄花的气息。

此间大地犹如落于半空之上,俯下是汪洋碧海,头顶是无往苍穹。

风起云动,薄雾缭绕。

她的灵气没有被吸食。甚至,这里的神息在慢慢靠近她,诉说着自己的亲昵。

酥酥站在薄薄的白雾之中,含笑而立,恍然若仙。

重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低眸轻叹。

是了,这是他的仙。

他伸手解开了绑在手腕上的红绳。

红绳上,坠着一颗银铃。

在他身上百年未曾响过的铃铛,在落入他的掌中,被递给酥酥的那一霎,叮铃清脆响鸣。

“你想好了吗”

这是她的最后一片魂铃。

所有的魂片归位,也许她会想起属于有苏羲的过往。也许,她会背负起属于神祇氏的责任。她会俯瞰大地,会守护苍生黎明。

酥酥笑吟吟点了点头。

“嗯,想好了。”

只有完全是神祇氏的她,才能解开重渊身上数百年的诅咒。

而她不排斥接受一个全新的她。

她相信,即使是全部魂铃的她,也还是酥酥。

“我们做个约定吧。”

酥酥接过魂铃,握在掌中,认真地看着重渊。

“我醒来的时候,无论我是谁,一定让我记得我该做的事。”

重渊沉默不语。

他幽暗的眸注视着酥酥,看着她那双透彻明亮的眼。

如果醒来的不是酥酥,是神祇有苏羲

“好。”

重渊低声应了。

“我们也做一个约定。”

酥酥攥着魂铃,歪着头好奇地看着他。

“什么约定”

重渊含笑温柔地目视着她。

神域之上,苍穹之下。

此世间唯他二人。

“一定醒过来。”

酥酥定定地看着重渊,忽地,眉眼一弯,笑得无比灿烂。

“好”

“我醒来的时候,你要看着我哦。”

她闭上眼抬手捏碎魂铃。

风云乍起。苍穹变色。

神遗之地仿佛在高歌,是风的簌簌,也是花的开合。

至白之纯色从苍穹之上落下,犹如一道屏障,落在酥酥的身侧。

她闭着眼,无风飞起,发丝飘摇,她仿佛是被天道所吸引,朝着那无往苍穹而上。

天之上,又何其寂寞。

重渊双眸赤红,以禁术打破天地之界限,狠狠攥住酥酥落下的光,追着她的方向,哪怕每一步都让他肝胆俱碎,也咬紧牙关步步向上追去。

她有时胆小,若是醒来见不到他,会慌乱不安的。

神光至白,白色的神光之中,以超越天地的时间在孕育催诞着神女。

无尽苍穹的守候,也是重渊反反复复在摧毁重生中的坚守。

天光乍起。

流光百转。

赤色曳地长裙如火,她赤足轻盈从金光中走来。

少女黑发如墨,眼皮上有一抹浅淡色龙血的红晕。在重渊的视线中,缓缓而来。

身上多了不少清冷神息的少女,却在看见被夹在天道之中的重渊时,眉眸中隐了一丝水波。

她歪了歪头,在重渊的视线中,和她之前每一次一样,笑吟吟地对他伸出了手。

“如约而归。”

重渊伸出了手,紧紧攥着他的至宝。

“如约,不离不弃。”

全文完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没有了
My title page contents